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国际

五洲

上万加沙人“灾难日”有家难回 抗议美国迁使馆

2018-05-16 08:40:57 新华社

  加沙地带长35公里、最窄的地方宽度仅几公里,狭长区域内生活着约200万巴勒斯坦人。

  5月15日巴勒斯坦“灾难日”的前一天,上万加沙人聚集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边界地带,抗议“有家难回”、抗议以色列封锁、抗议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

  将近60名巴勒斯坦人14日丧生。

  【受难】

  加沙希法医院14日格外忙碌。不少人来那里寻找受伤的家人或认领遗体。

  一位母亲哭着告诉法新社记者:“有人告诉我,我儿子腿部受伤,我在这里没找到他。他可能已经死了,他们没告诉我。”

  一名年轻男子守着哥哥遗体哭喊:“为什么留下我一个人?”他受到太平间工作人员催促,说需要赶快把遗体放入冰柜,“又送来了一人”。

  巴勒斯坦卫生部15日上午说,14日冲突致死58名巴勒斯坦人,包括一名吸入催泪瓦斯的婴儿。14日是2014年加沙冲突以来巴勒斯坦人单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

  15日是巴勒斯坦“灾难日”,以纪念1948年5月15日、即以色列建国次日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巴勒斯坦人遭以色列逐出家园。

  “灾难日”前,多个加沙医疗中心、包括希法医院,遭遇医疗物资紧缺。

  今年3月30日,即巴勒斯坦“土地日”,加沙巴勒斯坦人沿着巴以边界发起“回归大游行”,抗议以方拒绝让巴勒斯坦难民回到以色列侵占的故土。随后,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士兵冲突不断。

  【重复】

  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封锁,把200万巴勒斯坦人牢牢困在一个狭长地带内,生活高度依赖以色列,包括电力、水、通信甚至货币。

  对易卜拉欣·阿布·穆斯塔法而言,加沙既是他的家园、他的报道对象,也是一片“死亡之地”。“这里不是令人舒服的地方,每一秒都可能有人丧命。”

  他回忆,14日一早看见一名坐着轮椅的示威者,“今早,我与那个人打招呼‘嗨’……晚上,我参加他的葬礼”。

  在“死亡之地”工作,阿布·穆斯塔法见证生死:“所发生的一切令我悲哀,同时继续工作……我不得不将工作和感情分开。”

  阿布·穆斯塔法现年35岁,职业摄影师,为路透社工作,生命一半时间在用镜头报道加沙。他说,加沙的新闻会“重复”。经过仔细观察,他知道什么事情会发生、在哪发生,哪里拍照可以捕捉危险瞬间,又能避免受伤。

  “催泪瓦斯袭来时,你知道示威者将有什么反应。一开始背对着我的人开始转身面向我,瓦斯喷出时会有特定形状,白色,伴随着烟雾……那种白色与黑色的混合,造就了一张好照片。”

  【记忆】

  对许多加沙人而言,回归故土,是信念。

  加沙教师阿里说:“今天(14日)是一个大日子,我们要跨越隔离墙,告诉以色列和世界,我们不会永远接受(故土)被占领。”

  在加沙老妪胡达·迪卜看来,示威“让以色列人意识到,还有人要求归还土地”。

  胡达78岁,她的丈夫萨比尔76岁,两人出生在希里比亚。那座巴勒斯坦村庄早已不在,改为以色列农庄,名为齐基姆。

  这对夫妇如今儿孙满堂,回忆70年前爆发第一次中东战争,两人时年分别6岁和8岁,逃出希里比亚,向南超过11公里,来到加沙。

  路途11公里不遥远,却无法“回头”,至少现在。萨比尔说,以色列隔离墙切断巴勒斯坦人的回家路以前,这家人数次回到希里比亚。

  记录显示,希里比亚1945年前居住2000多人。萨比尔记得,当年大约60名以色列人住在村边,常去他家农场买水果。

  “我总梦到希里比亚,”胡达说,“常想起那些小时候闲逛的地方。”

  “希里比亚就像是北方的新娘,有葡萄园,苹果,葡萄,番石榴,”萨比尔告诉路透社记者,“与你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农场。”

  “我们想吃那里的水果……不是说在加沙吃不到,而是它们产自故土。” (杜鹃)

编辑:傅仁誉

相关阅读

高清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上合青岛峰会

  • 专题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

  • 专题

    一份来之不易的道歉

  • 专题

    英俄“冷战”可能性有多大

  • 专题

    拿下阿夫林,土耳其为何继续东进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