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娱乐旅游绿色城建打工

中工国际

五洲

美情报界高层地震:一二把手明双双离职

2019-08-14 07:21:55 解放日报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外界对华盛顿充满戏剧性的人事变动早已见怪不怪。本周,美国情报部门将上演“换人”新剧目。15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科茨、副总监戈登将双双离职。

  尽管特朗普已经提名现任国家反恐中心主任马奎尔出任代理国家情报总监,但正式的继任者仍然悬而未决。美国媒体忧心忡忡。“如今,特朗普正用铁锤般的破坏力治理国家,情报机构大换血可能是他迄今为止最危险的举动。”《华盛顿邮报》称。专家分析认为,特朗普与情报界之间的恩怨,反映了非建制派总统与“深层国家”之间的根本矛盾。

  情报界元老为何退场

  比起有着80年历史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成立才十多年的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名气并非“如雷贯耳”。但实际上,美国国家情报总监(DNI)的级别比CIA局长更高,是包括CIA在内美国17家情报机构的顶头上司,也是当之无愧的美国情报界头号人物。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设立于2001年美国“9·11”恐袭之后,主要功能是统筹协调跨部门情报共享,避免“9·11”那样的悲剧再次发生。国家情报总监负责监督和指导国家情报计划(NIP)的实施。同时,国家情报总监充当美国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土安全委员会的主要顾问,负责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情报事务,还负责为总统提供“每日简报”。公开资料显示,2015—2017年,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每年批转的情报预算约为500亿美元。耗费如此财力,统帅各路精兵,难怪有人把国家情报总监称为“深藏幕后的神经中枢”。

  但最近,这个“中枢”遇到点麻烦。

  7月28日,国家情报总监科茨向特朗普提交辞呈,定于8月15日离职。路透社说,上任2年多来,这位76岁的政坛老将在俄罗斯、伊朗、朝鲜等诸多政策议题上与总统意见相左,在压力下挂印而去。例如,科茨对俄罗斯态度强硬;在朝鲜问题上,科茨曾向国会表示,朝鲜放弃核武器的可能性不大;对于特朗普去年退出伊核协议,科茨持质疑态度。

  在科茨辞职的同一天,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换人决定,提名共和党籍众议员拉特克利夫出任国家情报总监。消息一出,立即引来反对之声。不少国会议员质疑现年53岁的拉特克利夫与科茨相比“缺乏经验”——他是众议院情报和司法委员会最年轻的成员。有评论认为,拉特克利夫是特朗普的忠实拥护者。面对种种非议,拉特克利夫本月2日宣布退出提名。

  本月8日,离职事件再现波折。当天早些时候,国家情报副总监戈登请辞,将于8月15日离任。这意味着作为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二把手的戈登无法出任代理国家情报总监,填补科茨走人后带来的权力真空。

  美国媒体分析,戈登疑为“被离职”,其请辞同样与得罪总统有关。特朗普之子曾在推特上发文说,戈登过去曾与奥巴马时代的情报官员布伦南共事,而布伦南一直是其父的强硬批评者。据了解总统看法的官员说,特朗普不愿让戈登留任,认为戈登属于他向来不大信任的官僚团体。“随着有30多年情报经验的元老级人物戈登退场,许多经验、智慧和制度记忆也被带出情报办公室的大门。”美国“政客”网站称。

  特朗普与情报界“互掐”

  特朗普与美国情报机构曾围绕伊朗、朝鲜、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等问题明争暗斗。随着科茨、戈登离职这一最新动荡,国家安全官员担心,情报机构是否正受到政治干预。

  CNN历数了特朗普与情报界的几次“互掐”。2016年12月,赢得大选的特朗普质疑中情局,称后者不应该只讲俄罗斯干扰美国大选,也应该讲讲其他国家、其他个人。2017年1月,特朗普还没就任,与中情局的矛盾却已白热化。当时,特朗普与高级顾问一起研究重组中情局,裁减其位于弗吉尼亚总部的人员。许多人认为,此举是对中情局一口咬定俄罗斯干预大选的报复。

  美国媒体述评,特朗普上任伊始就与美国情报界关系不合,最引人瞩目的是他反驳情报界有关俄罗斯为了帮他而企图影响美国选举的“共识”。他还声称情报界和联邦政府其他部门有些人暗中合谋,破坏他的施政。

  去年11月,特朗普和情报界元老的分歧扩大。他批评说,美国早就应该抓获本·拉丹,而不是到2011年才把他击毙,矛头直指曾任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的麦克雷文。今年1月,特朗普发5条推文怒怼情报界。缘由是后者就伊朗、中东、朝鲜半岛局势等多个领域所作评估与他的看法相左。CNN称,从未有哪位美国总统如此频繁和公开地与情报界“交战”。特朗普的批评者指责他正侵蚀美国情报界,并将国家安全置于危险之中。

  内部政策分歧暴露无遗

  在外界看来,美国内部巨大的政策分歧再次暴露无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美国政治研究室主任张文宗指出,首先,“通俄”调查是由美国情报部门主导的,再加上美国国内党争激烈,情报界的民主党籍官员借题发挥。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对情报界心生芥蒂、产生深度怀疑在所难免。无论是炒掉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科米,还是此次科茨等人的去职,都表明特朗普意识到情报界事关内政外交决策,需要任用对自己绝对忠诚的骨干。对于“不服管”的人,特朗普会直接让他(她)出局。

  其次,以非建制派身份“登堂入室”的特朗普,本就与“深层国家”存在根本矛盾。美国“深层国家”的核心是负责国家安全的政府机构——国务院、国防部、国土安全部和司法部是其主要组成部分,特别是CIA、FBI、国家安全局(NSA)等情报机构。特朗普与“深层国家”存在理念冲突,产生了民粹主义对抗国际主义、家庭管理对抗精英执政等分歧。这种对立从特朗普上任之初对情报界的猛烈攻击就可见一斑。

  “上任之初,特朗普与体制是不相容的,包括与情报界。但历经2年多执政,特朗普还是发挥了主导能力,军队和情报界现在都服务于他、听命于他。总的来讲根本矛盾存在,但磨合两年关系还算基本顺畅。”张文宗说。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认为,特朗普任内人事变动频繁,与其用人标准有关。特朗普希望绝对掌权,不能容忍异见。他只需要两种人:与他意见不同但听话的人,以及与他观点相似的人。但情报机构讲求务实性和高度专业化。因此“特朗普本位”与“情报部门的求实传统”之间产生碰撞。

  展望未来,袁征认为,如果特朗普提名的新人选能听特朗普话,那么情报机构的地位和作用可能上升,双方可能进入良性互动。张文宗认为,如果情报界出于政治考虑和总统的压力,提供假情报或政治色彩浓重的情报,可能误导美国战略走向。美国当年因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卷入伊拉克战争,就是情报界对美国重大外交决策产生负面影响的案例。

  在专家看来,未来的国家情报总监面临一系列挑战,包括美俄关系、美伊关系、朝鲜半岛核问题以及涉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事务等。(本报记者 张全)

编辑:李学平

相关阅读

高清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习近平出席G20大阪峰会

  • 专题

    习近平对朝鲜进行国事访问

  • 专题

    亚洲文明对话大会

  • 专题

    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 专题

    美国“性侵大亨”狱中“自杀”疑点重重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