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娱乐旅游绿色城建打工

中工国际

瞭望

普吉海难船难:是船方冒险,还是官方失责?(图)

2018-07-13 10:08:29 中国新闻周刊

  倾覆

  5点40分左右,阿政感觉到船开始向右倾斜。

  他看到,船头处发动机室的玻璃已经被海浪击碎,水灌了进来。“但导游把门关上了,不让我们看。”

  直到船沉前一两分钟,导游才开始发放救生衣。

  此前,在从大皇帝岛乘汽艇上船时,每个游客都穿上了救生衣。但阿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开船后10分钟左右,导游主动说:“可以脱掉了。”然后开始回收,集中放置在船尾。

  来自上海的吴兴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导游要清洗救生衣,但如果拿水对着游客身体冲,会损坏船舱内的木质地板。另一位来自浙江的许姓获救游客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导游把救生衣收上来,是怕救生衣弄脏地板。

  旅游公司在对“凤凰号”的介绍中写道,船舱内铺设有顶级柚木地板。

  泰国使馆在“泰国旅游安全提示”中规定,“游客参加浮潜项目务必全程穿戴救生衣”,但没有提到,游客上船后是否要全程穿戴救生衣。

  2018年3月,泰国攀牙府严查前往西米兰岛的游船,如果发现乘客不穿救生衣,立即进行处罚并禁止出海。攀牙部域码头办事处主任纳差蓬说,游船业者一定要确保所有游客穿救生衣,因为有些游客不会游泳,如果发生突发事件非常危险。

  但查阅泰国官方文件,《中国新闻周刊》并没有发现要求在船上全程穿救生衣的法律规定。 前述船长Tae表示,在普吉岛,导游或教练一定会要求游客浮潜时穿救生衣,但上船后并不会让游客一直穿着。

  他说,封闭的船舱内若是进水,已经有漂浮力的救生衣反而会让游客困在船舱顶部,动弹不得。正确的做法是,当发现船剧烈颠簸,有倾覆危险时,要尽快让游客穿上救生衣,并马上来到甲板上,做好跳海的准备。

  要做到对突发事件的有效应急,导游此前应该对游客进行安全须知教育,让他们熟悉救生衣摆放位置,以便及时逃生。

  多位幸存游客对《中国新闻周刊》证实,“凤凰号“的导游并没有进行类似的安全须知教育。 Tae认为,这艘船的游客穿救生衣的时间太晚了,如果能够在进水前让所有人穿好并迅速离开船舱,很多游客不会被困在船舱内。“再提前五分钟,或许会有很大的不同。”

  但他也承认,一切发生得太快了,船长和导游也预料不到。

  阿政现在还清楚记得,船晃得厉害时,导游对大家说:“我都没有穿救生衣,你们别怕。” 在紧急关头,包括阿政在内的一楼的游客基本上都穿上了救生衣,而二楼的游客几乎都来不及穿上。 船倾斜得越来越厉害。在一层,厕所的玻璃先爆了,海水一瞬间涌了进来。

  逃生

  阿政听到导游喊“快出来!”然后看到他第一个向二楼跑去,他于是也跟着跑。上楼的时候发现,楼梯已经进水了。

  他的同伴阿彬,此时被海水迎头打过来,蒙了。在他印象中,一层在一瞬间就沉了,根本来不及跳船。他后来打碎玻璃,然后被海水带了出来。手被割伤,左腿的肌肉被撕裂。掉进海里后,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见,只是觉得冷,刺骨,眼前好像有红色,是自己的血。

  他本来就怕水,曾因游泳时抽筋差点溺水而有心理阴影。在海里时,他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拼命地往上游。

  在他不远处,是他的好朋友阿伟,他本来坐在一层船尾,船倾斜时,他趴到了地上。船尾是木板,很滑,根本站不住。和很多人一样,他被甩了出去。坠海前,他听到了两声很尖锐的金属破裂声。

  一层全部浸入海里时,二层还没有彻底沉,阿政继续往上跑,突然包被勾住了。此时,海水已经没过他的膝盖。“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冷静,把勾住的地方一拔,继续跑,然后跳进了海里。”

  他记得,自己从船舱出来后,到整艘船彻底沉没,十秒钟都没到。

  来自上海的吴兴新婚,也是第一次出国,和妻子龙昀来普吉岛度蜜月。事发时,他因为晕船,正在二楼休息,妻子则留在了一楼。

  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二楼一共只有四件救生衣,放在门口,他看到有一个40出头的男人给他妻子穿上,还有另外几个人穿上了。“当时没人去抢救生衣,没人知道要翻船,只是觉得颠来颠去。”

  他回忆,船倾斜后,既没人上二楼发救生衣,也没人和他们说要翻船,教导如何跳海和逃生。 事实上,就在船即将要倾覆时,导游才在门口喊了一句“出来!”

  但大家都不敢出去,没有救生衣,浪又这么大,出船舱肯定会被卷到海里。

  海派家具有限公司的姚尚军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船倾斜的时候,有导游从楼梯扔了几个救生衣上来,他赶快穿上。

  船上的导游阿东事后回忆,他先跑到一楼叫大家往外走,随后跑上二楼。“三楼当时应该已经没有人了。我走到二楼,差不多船已经很倾斜。”

  穿上救生衣,姚尚军就往船尾跑,但因为人都堵在门口,想出也出不去。

  “堵在那里的时候,船就倾斜90度左右了,浪打过来,一下子把我们打下去了。”他说道。 姚尚军坠海后,喝了三口水,他感觉自己要完了,拼命往上游,又被浪打了两次,喝了几口水,迷迷糊糊间,他看到旁边有人,于是跟着对方游,终于看到了救生筏,他赶紧死命抓住绳子。

  万幸的是,他是二层中少数几个被海水带出来的人之一。

  在他出舱之前,吴兴跟着两个打破玻璃的人往第三层跑。但船倾斜得太厉害,他眼睁睁看着前面的一个男人没抓住栏杆,掉了下去,他努力固定自己,翻到了栏杆外侧。此刻他看到,海水已经开始往二层船舱里灌,几乎没有一个人出来。

  “因为二层是休息室,很多人抱着小孩在里面,有六七岁的,还有一个一岁的,都没了。”他说道。

  最终,二层的二十多人中,顺利逃生的只有三四个。

  船彻底沉下去了。

  吴兴还是掉到了海里,但他运气好,随手抓到了一个救生衣,马上扣紧向上游。浮上海面后,他看到,海上零零散散有一些人,都穿着救生衣,有人去抓漂着的浮板,一个浪打过来,没抓住,沉下去了。他旁边的一位中年女士,扶着滑梯,眼看着老公被冲走了。

  不远处,救生筏在慢慢充气,胀大。

  在他的回忆里,船沉下去后十几秒,救生筏才开始充气,又过了两三分钟,终于充好了。他和周围的很多人,开始向救生筏游去。吴兴说,一共有三个救生筏,其中一个充好后被浪打翻了。

  五人行中的阿杰也在游。

  他被海水从一层卷了出去,感觉自己在渐渐失去力气。出舱的瞬间,窗户“砰”的一声在耳边爆开,他不知被什么划伤了。

  一个小孩在海面上漂着,他赶紧游过去抱住他,和救生筏上的人说:“有小孩,有小孩!”

  小孩被抱上去后,一直说“好冷”。水是冰的,小孩的脚已经冻僵了,脸部发紫。有个陌生女人抱住他,一直在哭。

  救生筏上,吴兴看到了他的新婚妻子龙昀。她也足够幸运,被海水冲了出来。据她回忆,船倾斜的时候,很多人站不住,爬不出去,水进来后,更多人被顶了进去,困住出不来。

  附近的两艘渔船很快出现进行救援。但是浪太大,渔船靠了几次都靠不过来。这期间,姚尚军躺在救生筏里,一动不动,他的周围是倒灌进来的海水、血和各种呕吐物。

  在渔船上漂流了近两个小时后,“凤凰号”的第一批幸存者终于上岸。据统计,5日事发当天,两艘救生筏上共有41名中国游客获救,占总数的一半不到。

  阿政他们丢失了一个同伴,小周后来被确认遇难。

  事发后,“凤凰号”的导游和船长试图还原当时的情形。据《封面新闻》报道,导游阿东说,在距离珊瑚岛大约只有10分钟路程的时候,他曾建议船长到珊瑚岛避一避,但“已经来不及了”。由于“凤凰号”船身太大,在风暴中转向更易倾覆,“于是努力往回开了500米后,侧翻了。”

  对于船沉原因,船长Somjing Boontham表示,在距离珊瑚岛约两海里的Mong Cape,“凤凰号”前部受到撞击,海水随后涌入船中。水泵来不及把水抽干,船就已经开始下沉。

  “当时,我立刻喊船上的所有乘客,检查自己的救生衣是否穿戴好。”船长说道。同时,他拨通了所属公司TC Diving的电话,发出了求救信号。

1 2 3 4 共4页

编辑:夏赛赛

相关阅读

高清图片

 

图片

 

排行

 

专题

  • 专题

    泰国普吉岛游船倾覆事故

  • 专题

    上合青岛峰会

  • 专题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

  • 专题

    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会见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

  • 专题

    欧盟官员说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的大门已关闭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