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政国际工会维权财经人物网评就业理论视频军事图库民生体育汽车文化企业书画教育娱乐社区旅行公益绿色

中工国际

科技

新冠肺炎疫情:一场全球心理“海啸”

2020-09-17 08:56:16 来源:光明日报

  【环球科技】

  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流行对人们的身体健康造成了巨大影响。世界卫生组织8月20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达22256220例。但是,我们还远未了解新冠肺炎疫情对人类心理健康的影响。全球至少有1/3的人口在疫情期间居家隔离,26亿人正在经历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情感和经济冲击,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殃及的人数。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巨大精神健康风险,一些心理学家正在通过新的研究了解人们的精神状况,帮助他们培养心理弹性,从而更好地应对疫情。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健康心理学家埃尔克·范胡夫(Elke Van Hoof)写道:“这次疫情对心理学家来说,无疑是有史以来最大型的心理实验。”而这次心理实验的结果才刚刚浮出水面。

  1.巨大的心理冲击

  研究人们对逆境反应的心理弹性科学,可以提供一些线索。哈佛大学的精神病学家乔治·瓦利恩特(George Vaillant)提出,如果将人比作一根树枝,适应力强的人就是一根新鲜、强韧又富有生命力的树枝,“当遭受外力时,这样的树枝会弯曲但不会断裂,它能回弹并继续生长。”令人惊讶的是,有高达三分之二的人在面对灾难时,能和这一比喻所描述的一样走出困境,而不会受到心理伤害。即使经历了暴力犯罪或是曾经作为战俘被捕,他们也能从这些灾难中走出,有些人甚至能从中汲取经验,继续成长。但是,剩下约三分之一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他们会遭受持续数月甚至数年的心理困扰。

  虽然大多数人都具有心理弹性,但由于这次疫情对诸多领域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一些专家警告说,这可能会引发一场精神疾病“海啸”。人们会面临多重冲击,包括感染疾病、失去亲人、失业、面对隔离的孤独感和疫情结束时间的不确定,这些毫无疑问会引起抑郁、焦虑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等心理问题。拨打心理健康热线的人数激增,早期的一些心理调查显示人们正处于高水平的焦虑状态。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心理学家安妮塔·德朗吉斯(Anita DeLongis)主要研究人们对疾病的心理社会反应。她说:“这种大流行病将使人们面对各种压力,这将是更难应对的。”前线医务工作者的自杀事件深刻体现了这次疫情带来的严重危害。

  这次大流行对每个人带来的影响各不相同,因此在应对问题时,个体表现出的心理弹性也会更加复杂。新冠病毒会袭击社会的各个阶层,几乎没有人能幸免,他们的生活会遭受不同形式的破坏,甚至是毁灭性打击。布鲁克林区是纽约市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一个区。一些工作或生活地点仅仅相隔几千米的人,在这次疫情中遭受的疾病、损失和社交隔离等挑战各不相同。人们及其所在企业和组织恢复的速度和程度,将取决于他们在疫情开始时的工作、保险和健康状况,以及他们是否经历过困难或悲痛、是否拥有经济来源和社会支持。

  这场大流行暴露了美国医疗体系和经济安全网络中的许多不平等现象。美国的黑人和拉丁美洲裔的死亡率明显高于白人。美国埃默里大学的全球精神卫生专家卡罗尔·沃思曼(Carol Worthman)说:“这场已经大规模存在的疫情,不只会影响个人的安危,更会使整个社会面临巨大的挑战。”

  不过,这场空前的大流行可以让科学家更好地理解人们的精神健康问题。行为科学家能实时监测人们的心理状态,并尝试愈合他们的心理创伤。这次疫情与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事件或2005年的美国卡特里娜飓风不同,后两起事件持续的时间较短,产生的影响也较为可控。相比之下,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时间更长,这也允许研究人员开展一些纵向研究(longitudinal study,也称为追踪研究,指在一段较长的时间内,对同一批被试进行重复研究),并尝试其他研究方向。

  受疫情影响,人们将大量的工作和社交转移到了网络上。研究人员也需要更细致地调查,发现哪些因素能促进或影响人们的交流。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精神病学家丹尼斯·查尼(Dennis Charney)说,如果研究人员能够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挑战,那么“将会出现一门新的心理弹性学科,我们能帮助人们在这些事件发生前,变得更具有心理弹性。”

  2.心理弹性

  2000年,拉斐尔·哈西德(Rafael Hasid)从出生地以色列来到美国纽约,就读于一所法式烹饪学院。2005年,他开始在布鲁克林区经营一家名为Miriam的餐厅,生意很好。在今年3月的第一周,哈西德预料到将要发生的疫情。他说:“我关注着以色列的新闻。在疫情的各个方面,我们都落后了两周。我当时说,‘疫情也要在这里暴发了。’”虽然当时Miriam在周末的早午餐客流量只有此前的三分之一,但哈西德没有考虑太久就想到了应对策略,他将餐厅所有易腐烂的食物都赠与了邻居。在区政府要求所有餐馆关闭之前,哈西德已经关闭了Miriam。

  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的临床心理学家乔治·博南诺(George Bonanno)说,面对潜在的灾难性事件,“大约65%的人遭受的心理创伤较小。”博南诺是心理弹性领域的专家,主要研究严重的突发事件,例如飓风、恐怖袭击以及2003年SARS疫情带来的后果。他和其他人的研究一致显示,面对苦难时,人们可能出现3种常见的心理反应:大约三分之二的人的心理状态被称为“弹性轨迹”(resilience trajectory),能保持相对稳定的身心健康;约有25%的人会出现暂时性的心理问题,如抑郁或创伤后应激障碍等,随后能够恢复,这种模式称为“恢复轨迹”(recovery trajectory);但是,还有10%的人会遭受持续的心理障碍。这个研究结果适用于处于不同社会经济地位的人群。博南诺说,“我们的研究适用于所有人。”但是,经济地位较低的人患心理疾病的风险会增加一倍。

  不过,新冠肺炎疫情对人们心理健康造成的广泛影响以及潜在伤害,可能不适用于上述规则。研究表明,严格的检疫和隔离措施会导致负面的心理影响,例如使人们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尽管只有极少数人接触了传染源,需要经历单独隔离,但全球很多地区的人都处于社交限制中,博南诺认为这足以让人们处于持续的压力下。伦敦大学学院的流行病学家黛西·范科特(Daisy Fancourt)表示:“这是我们第一次经历如此长时间的、全球性的社交隔离。我们不知道人们会对此产生什么反应。”

  疫情造成的潜在影响远不止于此,哥伦比亚大学的健康心理学家南希·辛(Nancy Sin)说:“这次疫情造成的压力与其他形式的压力不同,它会影响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人们需要应对多方面的挑战,包括社交和家庭关系、经济和工作上的挑战以及健康问题等。”

  早期的研究报告显示,疫情已经对人们的心理健康造成了明显的影响。在美国,一些本身就患有焦虑症的人,会因为新冠肺炎而变得更加焦虑和恐惧。根据之前的研究,老年人的心理状态通常更加稳定。但令人惊讶的是,一项研究报道指出,受疫情影响,老年群体也出现了令人担忧的心理困扰。在这一研究中,辛和德朗吉斯合作对来自全球各地的6.4万名遭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志愿者进行了调查。辛说:“在这次疫情中,老年人并未在情绪的控制上展现出优势,他们面临的压力和中年人、青年人一样大。”

  辛正在分析造成老年人压力增大的原因,她怀疑这可能与老年人具有更高的患病风险有关。不过相比于年轻人,老年人能更好地处理压力,较少出现抑郁和焦虑的情况。辛说,这可能得益于他们更加丰富的人生阅历。而且,65岁以上的老年人已经退休,无须担心工作问题,因此有更多的时间来应对和调节压力。

  范科特在3月中旬开始了一项研究,其研究对象包括了85000多名英国居民。他每周都会追踪这些研究对象的心理状态,如抑郁、焦虑、压力和孤独感。范科特说:“我们需要实时了解发生了什么。”在研究进行6周后,他发现人们的抑郁程度明显高于疫情之前。

  一般来说,有精神病史的人、独居者和年轻人的抑郁和焦虑程度最高。积极的一面是,实施防疫策略后,人们的焦虑水平略有下降。范科特说:“不确定性会使情况变得更糟。”一些人由于面临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会一直处于压力状态中,而另一些人却找到了克服这种状况的方法。

  在哈西德的餐厅关闭3周后,他一直没有收到政府为保护小型商业提供的拨款。尽管他的处境充满不确定性,但他说:“为了生活,我们必须继续做生意。”当一些客户通过电子邮件问他是否考虑为逾越节(Passover,犹太教的主要节日之一)提供餐饮服务时,哈西德开发了可以外送的节假日套餐。在疫情之前,哈西德曾计划在餐厅隔壁开设一家熟食店,但现在他决定,就在餐厅内提供熟食。为了保证员工们的健康,他要求员工与他人保持距离,佩戴口罩和手套,并且早晚对餐厅消毒。目前,哈西德还在考虑学习新的防疫措施,例如将鼓风机与酒精结合的消毒方法。

  哈西德意识到,并非所有生意人都具有像他这样的适应能力,尤其是许多利润微薄的餐馆。他将员工的人数降到最低,但继续给未能解决失业问题的员工发薪水。虽然外卖获得的收入不到之前的三分之一,但哈西德认为这总比没有好。哈西德的餐馆还为当地某家医院提供饭菜,“虽然赚不到很多钱,但这至少是我们当下能做的。”哈西德为餐厅的革新感到开心,他乐观地认为餐馆最终能生存下来。他说:“与纽约市其他许多地方相比,我们的处境要好得多。”

  3.如何应对疫情

  3月中旬,当布鲁克林区的居民汤姆·英克(Tom Inck)出现持续的发烧和干咳时,他的心理治疗师和健康管理顾问担心他感染了新冠肺炎。但由于当时检测资源匮乏,他的医生首先为他筛查了其他所有已知的病毒感染。随后,英克和医生在曼哈顿的街道上碰面,医生穿着完整的防护装备为他进行了核酸检测,6天后检测结果显示呈阳性。

  成功应对一次危机意味着,人们能继续正常的日常活动。为此,我们需要解决从购物到进行病毒检测的一系列问题、调节情绪和管理人际关系。乐观、对未来充满希望、拥有强大的社会支持和思维活跃等因素也有助于提升心理弹性。实际上,相信自己能应对危机的人,往往能做得更好。

  在隔离的9天中,英克将时间都用于冥想和阅读。但对他的妻子温迪·布拉特纳(Wendy Blattner)来说,事情变得更困难了。她需要照顾丈夫,适应远程办公以及安慰已经上大学的两个女儿。她们因为不能返校和父亲感染新冠肺炎,变得沮丧和焦虑。布拉特纳需要将饭菜送到丈夫的房门外,晚上每过3个小时记录一次丈夫的体温和血氧水平。她很害怕但很坚定,她说:“虽然隔着一道门,但我相信他受到了很好的照顾。因此,我的内心充满了动力。这是我告诉自己和孩子们的事情,过程可能很艰难,但结果一定会是好的。”

  面对疫情,大多数人的应对技巧都可以进一步提升。一些新研究旨在找到有助于缓解压力的方法。范科特说,研究鼓励人们遵循经典的心理健康疗法:保持充足的睡眠和日常的生活习惯、适当锻炼、保证良好的饮食以及维持良好的社交关系。花时间做点事情,即使只是小事情带来的目标感,也能让人受益。

  在之前的研究中,德朗吉斯提出富有同情心的人更倾向于履行有利于健康的举措(例如进行社交隔离),因此他们的心理状态往往也更健康。但是,这一结论主要基于有关SARS和西尼罗病毒等疫情的研究,并且只是分析了这些疫情中的某个时间点。目前,她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研究将着眼于人们几个月以来的行为和态度,以探究同情心与应对疫情能力之间的关系。德朗吉斯说:“人们应对疫情的能力不只与同情心相关。”她猜测,在未来数周或者数月的时间中,人们的同情反应增多或减少,或与有利于健康的行为和应对能力的改变有关。

  作为这一研究的一部分,辛也呼吁人们每周都记录自己的日常活动和情绪状况。她说:“到目前为止,生活确实充满挑战,但是人们正在寻找方法应对这些挑战。”即使相距较远,许多人通过社交网络积极开展社交互动。报道显示,老年人日常生活中的积极经历最多,这些经历往往是通过帮助他人得到的。

  引人瞩目的是,人们确实能从线上社交中受益。之前的研究关注的往往是人们在屏幕前花费的时间与心理健康之间的关系,但很少有研究揭示不同类型的线上社交各自的价值。全世界的人都依靠互联网进行社交,因此研究不同社交软件的影响十分关键。社交媒体应该模拟面对面的交流吗?还是说,其他不那么密切的交流形式,也能让人感觉到与他人的联系?我们还没有答案,但这些在以前不受重视的研究,现在有可能获得经费。剑桥大学的心理学家艾米·奥尔本(Amy Orben)主要研究青年人的心理健康与科技产品使用,她说:“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我们的研究推进了十年。”

  在其他领域,社交媒体的影响也是一个研究热点。加利福尼亚大学欧文分校的心理学家罗克珊·科恩·西尔弗(Roxane Cohen Silver)正在研究接触社交媒体对人们幸福感的影响。她说:“那些接触到大量有关社会危机新闻的人,会更加沮丧。”斯坦福大学的计算社会科学家约翰尼斯·艾希施泰特(Johannes Eichstaedt)利用机器学习对推特上的大量数据进行分析,来研究在疫情期间人们的抑郁、孤独和快乐程度。

  正如布拉特纳所担心的那样,对于整个家庭来说,事情一度变得很困难。在感染新冠肺炎的第7天和第8天的晚上,英克高烧到39.4℃,他的血氧含量降至93ml/L(正常水平为150~230ml/L)。他的医生在视频诊断时表示,如果英克的情况没有好转甚至变得更糟,就应该去医院治疗。他说:“我不希望病人死在家里。”这一句话让他的孩子们担心极了。英克说:“对我们来说最困难的是面对疾病带来的恐惧。”虽然在检查时英克在持续发烧,但是短浅的呼吸使他的血氧水平保持在安全范围内。10天后,他的状况开始好转。恢复健康后,英克十分感恩,也重新恢复了活力。随后,他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为其他患者提供咨询服务,并登记为捐赠者,为危重病人提供血浆。但与其他康复者相比,他最初并没有经历感染过程的高危阶段。他说:“这个世界变得太脆弱了。”

  4.社会的支持

  即使人们的心理弹性很强,在面对多种外界压力时,也需要外界的帮助。伯内尔·K.格里尔(Bernell K.Grier)是IMPACCT公司的执行董事,这家公司主要为布鲁克林区的一些黑人社区提供服务。在这次疫情中,她看到了非裔美国人社区遭受的沉重打击。她说:“每天我听到的消息,要么是有人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要么是一些人康复了,或者不幸死于感染。”格里尔管理的公寓中已有3人死亡,因此她还需要组织深度清洁服务。她仍在坚持这项工作。格里尔说:“年长的人害怕出门,也担心有人来访。他们不会使用计算机,但需要在电脑上登记许多信息。在很多情况下,他们需要有人帮忙完成这些工作。”

  范科特说,这一次大流行“将加剧社会的阶层分化。因此,国家需要通过一些干预措施来保护处于社会底层的民众,这是十分重要的。”在英国,类似的干预措施包括英国医疗服务体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和一项暂时性失业政策,该政策可为因疫情失业的数百万英国人支付最多达80%工资。在美国,政府的干预手段包括薪资保护计划和失业保险,但这些措施的实施比较缓慢。

  格里尔的组织提供多种服务,包括提供住房,支持小企业以及与一些金融和政府机构沟通。疫情刚发生时,她的工作人员就开始向社区传播公共卫生和经济资源的信息。他们通过网络会议帮助企业申请贷款。格里尔说,截至4月下旬,“这些工作没有获得任何回报,也没有扩展我们的业务。”4月份,她的租户中只有70%能够支付租金。格里尔说:“但我们仍然需要支付搬运费、水电费、税金等费用。如果居民不能付款,我们也没有足够的钱来付款,这是一个多米诺效应。”

  埃默里大学的人类学家沃思曼(Worthman)表示,应对大流行病的能力反映的不仅是个人的问题,更是整个社会的问题。但同时,这也是一个机会,他说:“美国历史上的灾难时期,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经济大萧条,都促使美国产生对国民有益的实质性改变。”

  格里尔正在她的社区争取积极的改变。在与公共卫生工作者和当选官员的会谈中,她指出了一系列不平等现象,例如第一批病毒测试中心没有进入贫困地区。“种族平等是一个长久以来的焦点问题,”她表示,“制定解决方案时,应确保各个种族的收入平等。在衡量每一项措施时,都需要考虑到种族平等。”由于社交隔离的出现,格里尔明白,她们这样的组织对布鲁克林社区十分关键,“我们将继续为人们提供联络、咨询和引导服务。”

  目前,通过社区支持来培养人们的心理弹性,将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玛丽莲·霍华德(Marilyn Howard)在十几岁时从圭亚那移民到了美国,目前是布鲁克林一所学校的护士。在疫情期间,她一直工作到3月初公共学校关闭。离开工作后的第二天,她就生病了,10天后,她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她以为自己会慢慢康复,但在4月4日,她醒来后呼吸急促,病情迅速恶化。与她住在同一所公寓的弟弟奈杰尔·霍华德(Nigel Howard)立刻呼叫了救护车,但当天已接近布鲁克林区疫情的高峰时期,救护车供不应求。奈杰尔只能开车将她送到最近的医院,但是在途中玛丽莲的病情进一步恶化,在离到达医院不到一分钟时,53岁的她停止了心跳。

  玛丽莲的五个兄弟中最小的哈斯林·霍华德(Haslyn Howard)说:“如果一些情况稍作改变,就可以挽救我姐姐的性命。”如果学校更早关闭,或者生病的同事请了病假没有传染她;如果有人给他们推荐了脉搏血氧仪,玛丽莲或许会更早知道该去医院;如果能叫到救护车……霍华德兄弟将玛丽莲安置在长岛殡仪馆,每次只允许3个人进入悼念,此外还有250多人同时通过虚拟现实的服务器缅怀玛丽莲。

  目前,奈杰尔已经核酸检测为新冠病毒阳性,并在家中隔离。哈斯林说:“我们正试图建立一个组织帮助黑人社区和贫困社区,解决一些当地的实际问题。”这也是他们为了缅怀玛丽莲而做的,而她也会为他们而感到骄傲。他补充说:“这是我们应对疫情的一条策略,而我们如何从这次疫情带来的悲剧中吸取教训,最终取得胜利?”

  (本文作者莉迪娅·邓沃斯系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的科普作家,《科学美国人》特约编辑,本文译者刘晓嘉系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理学博士)

编辑:李学平

高清图片

 

图片

 
 

专题

  • 专题

    习近平访问希腊并赴巴西出席金砖峰会

  • 专题

    李克强出席系列国际会议并访问乌、泰两国

  • 专题

    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 专题

    “一带一路”倡议六周年

  • 专题

    亚洲文明对话大会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