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工网国际频道亚太-正文
尼泊尔记者札记:到不了的现场和回不去的家
http://www.workercn.cn2015-04-29来源: 新华网
分享到:更多

  

  我和同事仇博26日中午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出发,准备在印度转机前往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参与地震报道。我们从喀布尔抵达印度德里国际机场用了3个小时,在转机厅等候起飞却花了十几个小时。

  27日下午2时许,原定当天上午10时40分的尼泊尔皇家航空公司班机终于起飞。虽然晚点,但毕竟飞机起飞了,我们正向目的地迈进。

  正当我与同事在飞机上商量抵达后如何展开报道时,广播突然响起:由于大批救援人员和运输物资的飞机陆续抵达,加德满都机场过于繁忙,我们的航班被安排在第13顺位降落。然而,飞机燃油不够等到降落,机长决定返回德里机场。

  我们和机上其他乘客犹如冷水泼头一般。27日下午6时许,我们又回到了头一天过夜的机场候机大厅。

  【煎熬的回家旅程】

  德里国际机场的转机大厅此时已经挤满了人。和我们班机上的尼泊尔乘客一样,这里还有许多因其他航班返航而滞留的尼泊尔人。

  正当我因班机返航而与机场地勤人员争辩时,一名年轻的尼泊尔女子拽了一下我的衣角,用较为生硬的英语说:“别激动,我们应该理解他们。”

  她叫乌帕萨娜·什雷斯塔,加德满都人,地震发生时正在新德里出差。她告诉我,她的丈夫和5个月大的孩子正在家附近的帐篷里焦虑地等她回家,但她能理解航班返航,因为加德满都机场不大,必须先满足那些救援飞机起降。

  话音未落,同机一名尼泊尔中年妇女举着一张印度英文报纸向我走来,报纸上印着中国救援队抵达震区并开始救援工作的相关报道。她激动地说:“作为尼泊尔人,我十分感谢包括中国在内的邻居能够在尼泊尔有难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此刻我很想回家,看看我的家人和亲戚是否还在人世,但是确实应该让那些救援飞机先降落,毕竟那些受灾的人需要帮助。而相比之下,我们幸运得多。”

  看到他们有家不能回却依然保持乐观,我心里一阵感动。

  有家不能回的不只有尼泊尔人,德里机场的国际转机区还有许多从加德满都乘救援飞机而来的欧美游客。他们错过了原本订好的回程航班,滞留在印度。

  一名来自法国的游客告诉我,他与同伴地震时正准备前往登山大本营,后来搭乘救援飞机来到这里。由于错过飞回巴黎的航班,他只能在机场等候,而他的妻子正焦急地盼望他回国。

  这名游客抱怨,德里机场的协调效率低,工作人员除了一遍遍告诉他“稍等5分钟”外,没有提供有用信息,而这“印度式的5分钟”通常是1个小时甚至更长。

  这两天,我同样饱受“印度式5分钟”之苦,眼见德里机场国际转机区是怎样的“一团喧闹”,而工作人员又是怎样一遍遍以“稍等5分钟”来敷衍。

  【难以抵达的现场】

  无法抵达尼泊尔地震灾区的不仅是记者和想要回家的人,一些国际救援队也因航班问题而滞留在印度。

  我26日在德里机场过夜时,发现一支来自德国的国际救援队在此候机,准备乘27日清晨的航班赶赴尼泊尔。当我27日返航再次回到德里时,他们还在那里。

  队长迈尔告诉我,他们原计划搭乘的航班因无法降落加德满都机场而取消,他们还在协调,争取28日凌晨赶赴尼泊尔。

  时间,对救援队员来说意味着受灾者的生命,对记者来说则是新闻报道的生命。然而,我们都在印度机场白白消耗着这原本就很珍贵的“生命”。

  等着赶赴现场和回家的人同样心急如焚,却不得不同样在第三国继续等待。

  一番艰苦协调后,时间已经进入28日凌晨。当德国国际救援队进入安检区后,我和仇博也坐下来吃了35个小时以来的第一顿正餐——一份意大利面和一个汉堡。(新华社特稿)

 

两只克隆猴在中国诞生
灯光艺术扮靓伦敦街头
法兰克福“立体透视剧场”展
加拿大发行中国狗年生肖邮票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