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工网国际频道风云人物-正文
特朗普上任一年让白宫变样 评价两极分化
http://www.workercn.cn2018-01-19来源: 环球时报
分享到:更多

  

  特朗普上任一年让白宫变样 这些人有话想说......

  编者按:去年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职,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刚过一天,全球女性举行600多场抗议活动;两天后,特朗普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一年的喧嚣就此定下基调:对8个国家实施旅游禁令、退出《巴黎协定》、威胁摧毁朝鲜、推出美国30年规模最大税改政策、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做了这么多“史无前例”的事儿,撂下无数狠话,怪不得有美媒惊呼特朗普“重新定义了总统职位”。明天,这位与众不同的总统将迎来“执政周岁”。对于这一年的喧嚣,《环球时报》驻华盛顿记者以及一些美国人也有话想说。

  记者亲历:这一年,华盛顿小道消息满天飞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张朋辉】非建制派总统特朗普正式就任一周年了,《环球时报》记者在华盛顿感受到一股从愤怒变为无奈的情绪。

  美国建制派当初对特朗普胜选的愤怒与不满可谓“情有可原”,从国家安全和外交来说,他都不算是最佳人选。特朗普的竞争对手、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的外交政策顾问号称超过1000名。而共和党内建制派的代表人物、前佛罗里达州州长杰布·布什在2016年夏天组织了一个由共和党内顶级专家组成的团队,为杰布拟定了一份详尽的外交政策。这份政策有多详尽?可以参照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他的首席智囊陈仁宜曾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连当选后首先给谁打电话都有预案。特朗普当选意味着这些专家拟定的方案完全白费。此外,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特朗普有一份长长的“黑名单”,在竞选期间批评他的人一概不用。这些人的失落可想而知。

  共和党人尚且如此,被认为是自由派的专家学者更不用提。特朗普上台之初,记者有一次到布鲁金斯学会开会,偶然碰到该机构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及东亚政策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乔纳森·波拉克同人聊天,他“痛心疾首”道:“特朗普对朝鲜半岛局势一无所知……”

  这一年,华盛顿的小道消息满天飞,匿名消息源骤然增多。有专家向熟悉的记者透露“内幕”后,总不忘叮嘱一声:“别提我的名字!”有媒体同行调侃,这是怕特朗普总统发推特点名批评。

  到智库开会,媒体记者和专家学者总是在茶歇或会前会后聚在一起,谈一谈特朗普最近的“奇闻趣事”。作为一名外国记者凑过去听一听很长“见识”,不过对这种消息不能太当真,今天有这个说法,明天很可能有相反的说法。

  平时喜欢煽风点火的美国媒体,在特朗普上台后更是不嫌事儿大。他刚就任那会儿,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媒体几乎每天直播白宫记者会,总能看到记者与白宫发言人火药味十足的辩论,当时斯派塞的窘迫显而易见,幸亏他现在离开了。而美媒亲自上阵与特朗普互怼的戏码,在这一年更是屡见不鲜。

  华盛顿90%的民众支持民主党,他们对特朗普的态度可想而知。一位朋友曾说:“特朗普是个笑话,抱歉让你看到我们国家这一面。”记者只好回答:“没关系,最多8年就换人了。”他直接道:“我都希望他被弹劾!”记者无言。

  无论如何,总统毕竟是总统。中美教育基金主席张之香曾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大部分美国和国际媒体都没有能与特朗普进行沟通的良好途径。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告诉记者,特朗普虽然看起来行事乖张,但他并不傻。而一些国会议员如今也不得不正视特朗普成为总统的政治现实,毕竟,在华盛顿做事回避不了他。

  特朗普在任第一年,美国人见识到一个不一样的总统。2018,会有变化吗?

  采访美国人:有人搬家,有人生意兴隆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潘秋辰 本报记者 邢晓婧 白云怡】据CNN报道,特朗普第一年的民意支持率都在37%左右,不高但十分稳定。另有民调显示,35%的美国受访者给特朗普执政打不及格,同样多的人则认为他的表现是优秀或良好。对其评价两极分化严重,从特朗普竞选到执政一直如此。当《环球时报》记者就该话题采访多名美国人时,他们的回答同样大相径庭,对于特朗普执政表现的感受也来自方方面面。

  “混乱、尴尬、麻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生凯茜·三浦对《环球时报》记者这样评价特朗普执政的第一年。她说:“似乎每天都可能发生危机,早上醒来看到特朗普做的事情都会想,他在干什么?”身为第四代日裔美国人,凯茜说,现在特朗普的移民政策针对的是墨西哥裔和穆斯林,在这种环境下,她能感受到他们的恐惧,“二战期间,日裔也曾经历过不敢说日语、怕被抓进集中营的艰难日子”。

  在巴尔的摩市近郊拥有一家糖尿病专科医院的沃瑞特来自犹太家庭。谈起特朗普执政,他对《环球时报》记者回忆说:“2016年的感恩节,我们全家人聚在父母家。当时,我唯一的妹妹阿奈伊告诉我们,她全家四口要迁往以色列。她从小生活在这里,四个哥哥都很爱护她。我知道她不喜欢特朗普,从竞选之初一直反对。也许是觉得有一个不喜欢的总统执政让自己的生活无法继续,她才这么决定的吧。”戏剧性的是,去年12月6日,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沃瑞特跟阿奈伊打电话聊到此事时,阿奈伊说她感觉非常震动。

  同样“本来以为很失望”的还有迈克·琼斯,他是基督教会里的一位长老。他告诉记者,对上帝坚持信仰的美国人越来越少,本不期望会有什么改变。“还好,去年12月,特朗普在白宫点亮国家圣诞树的仪式上说,我们每个人都是上帝的孩子,希望大家重新说‘圣诞快乐’。那一刻,让我很感动。”

  对于华盛顿地产商人罗杰·伯伦纳来说,去年过得非常顺利。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之前几年,他的旧房产改造项目做得很艰难,因为市场需求不旺盛。但从去年初开始,项目有了很大起色,他成功运作了好几处老旧商业地产,并已融资几亿美元。“我要感谢特朗普竞选时承诺提高就业率以促进美国经济发展,让我赶上了这个机会。”

  美国经济是近日国际媒体盘点特朗普政绩的主要内容,本周二,道琼斯指数收盘首次冲破26000点。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目前美国失业率为4.1%,是17年来最低数字。其中,非裔美国人失业率是6.8%,是有统计的4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去年第三季度年度化增长率为3.2%,蓝领工人工资涨幅超过其他群体。美国经济增长是否归功于特朗普?众人看法不一。《经济学人》认为,特朗普很幸运,世界经济正在享受2010年以来的最强劲增长。不过他的幸运也源自他使美国商界相信,总统与他们站在一起。

  “股市看涨、就业情况明显好转,加上美国30年以来的最大税改方案,这些对绝大部分美国华人中产阶层都是有利的。”生活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美国华人潘建光说,他如今正考虑追加一些生意。不过夏威夷大学亚洲学系教授、美国东西方中心高级研究员郝忠明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税改对富人有利,“大公司可提供更高薪资或更多工作岗位,短期看来一般美国人可能也会从中受益。但长期看来,美国政府将要面对更多赤字。由于收税金额变少,对穷人提供的帮助就会变小。”

  除了经济好转,刚经历“导弹误报乌龙”的郝忠明表示,美国人认可特朗普的原因还包括“对朝鲜态度强硬”,认为这有助于缓解来自朝鲜的威胁。另外在他看来,美国人不喜欢特朗普发太多推特,尤其是他经常和普通人“起争执”,比如批评美国士兵的母亲,和篮球选手打嘴仗。“其他总统当然会对某些问题发表评论,但不会在凌晨4点写个140个字的内容发在推特上。”

  一直支持特朗普的潘建光称其是“非常与众不同的总统”。他表示:“美国现在像浑身有很多病的人,虽然短期内不会致命,但已缺少活力,未来能走多远也不知道。”潘建光说,特朗普像一味猛药,虽然会带来短期阵痛,但一针见血,比传统的保守疗法效果好得多。“当然他也有过头的地方,但我相信美国社会有不断自我修正的能力。”在他看来,特朗普引发的所谓混乱局面只是表象,因为包括美媒在内的精英阶层拥有着几乎绝对的话语权,但他们既无法准确地描述美国现状,也不能代表广泛的选民。

1 2 共2页

 

两只克隆猴在中国诞生
灯光艺术扮靓伦敦街头
法兰克福“立体透视剧场”展
加拿大发行中国狗年生肖邮票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